• 以前批评别的GD没有创意,很SB之类的话说得不少

    一半是因为觉得他们真的就是不行,例外一半是因为妒忌:为什么不认我来?!

    现在可以让我来了,才发现又是“围城”一座

    Editorial可不是好搞的,JJ是典范,Strong地保持她的意见,别的都是错的······

    这还不是最难搞的地方,最难的是距离,你每天只有很短的时间内可以在OC上找她谈

    且没东西看还要“谈条件”,那是找死

    于是你要准备东西给她看,看完再谈,看似顺便谈谈,实际是处心积虑

    为了接下来一次可以谈条件,可以按照我的想法来做,决定加班做Prototype

    先给东西看,看完你不好意思立刻扁我的要求吧!?

    不过这一切都属于YY,其实她可以当面说OK,然后发信的时候标题依然保持她原来的想法

    这种暗示之下,你还想怎样?!

     

    所以,做GD/CD的其实是很累心的,算是理解他们之前某些愚蠢的决定了

    很多时候,倒不是想不出主意,而是定主意的往往不是你

    不过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不少,那天CP还说,你是GD啊!你要定主意啊!这很重要!

    是的,理论上是这样,但是实际上先得做到CD再说,JJ面前一个GD算个屁,哪怕是项目的主GD

     

    你要在疼痛中发觉新的创意,然后爱上它,爱上那个你觉得不太好的主意

    否则你如何充满热情进行下一步?

    现在的我就已经准备爱上那个主意,被魔咒搞变态的姐姐(注意,不是多姐姐,是我们游戏里面的人物)

     

    虽然觉得有点麻烦

    但是设计本身是有巨大快感的

    现在先定下这样的目标,不管JJ要什么,都做出她想不到的,都让她满意

     

    做得没兴趣的时候,可以做自己的Pitch

    劳逸结合,很棒吧!

  • Feedback是很好,she was impressed.

    不过领导现在需要一些“不一样”的感觉

    看来领导是很难琢磨的,至少之前表面上是说要跟前作一致统一,于是我倾向于比较接近原来的布置

    现在看来下一步要用更加多的改变

    其实不难,“Different”就是新鲜感嘛!

    待我回家想想,明天大改一把,好好express自己想做的设定,想讲的故事,想弄的mood······

    做GD的第一步还算凑活

     

    另:开会时居然继续自己的恶习,狂按圆珠笔,CP又一次白眼加皱眉

    发觉这个还真不容易改,以后换不能按的那种吧·······

  • 2009-08-09

    1/3酗酒; 2/3酗酿 - [饮与食]

    Tag:生活

    今天在家晚餐

    烤了肋排

    新鲜多汁

    肉的原味就让人劲道十足,配以烤味更是层次丰富

    要是再有好一点的红酒相佐,该多好啊

    于是摸出一支Chains of Ponds,中译很棒:恋之池塘,配今晚的亲密晚餐二人组很适合啊

    几口下去,果然满足

    满足了自然会多倒些

    W就说:喂,说好这瓶你要喝一周的,为什么第一天就喝掉一半了啊!?

    我:额·····第一天味道最好啊·······

    W:还说不会酗酒!我看你就是酗酒!

    我:好吧,那也不能倒回去吧,会坏掉的······

    W:那就在杯子上直接遮上保鲜膜!

    好吧!你还真是有主意啊······

    边想着边把那美妙冰冻了起来

    其实我不是酗酒啦,我只有1/3可能是酗酒,其他应该就是酗酿造的情境吧!

    你听了一定说:you!!!好恶心哦!

    其实这是真的,每个爱红酒的人都不是为了酒精,都是为了红酒可以带给你的远方故事

  • 2009-08-07

    桌游的问题 - [游戏游戏]

    Tag:游戏 生活

    喜欢玩桌游

    且喜欢相对复杂的桌游

    因为没有Dominant Strategy存在

    或者说需要大量思考去找到它

    但是复杂的桌游有一个最大的问题

    就是第一次玩往往不是很有意思

    因为规则繁复,不可能在第一次就玩出Flow的感觉

    这是游戏的大忌

    但是一切都是相对于用户的,欧洲人就能够忍

    这也是为什么雷顿教授在欧洲就是卖得超级好

  • 2009-07-26

    墙上的腊梅 - [咖啡色叹息]

    Tag:生活

    一幢四方的房子

    墙面上有着爬山虎一样的饰带

    那饰带是腊梅,紧紧贴着墙面

    腊梅,一半盛开着,一半象雕塑一样静止而没有一片叶子

    你看了好开心

    忘记了刚刚才从昏迷中醒觉

    你带着淡蓝色的帽子

    你想要跳舞... ...

    我从梦中苏醒,气喘吁吁,眼泪也呼之欲出